微信公众号

官网网站

客服服务热线:

0795-5284868

版权归江西天丰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所有   

地址:高安市新世纪工业城龙工北大道天丰科技园

电话:0795-5284868   传真::0795-5288618    邮箱:jxtf1996@tfjsjt.com

赣ICP备11022361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践行自我,共生同长

和谐天丰

>
天丰资讯详情

兰州战役:解放西北的最后决战

分类:
新闻资讯
作者:
2020/03/05 11:04
【摘要】:
兰州战役是解放战争在西北的最大追击运动战与攻坚战相结合的战役,是解放西北的最后决战。战役的胜利,歼灭了马步芳的精锐主力,粉碎了国民党政府盘踞西南、屏障西北、待机卷土重来的企图,大西北再无强敌。

       兰州战役是解放战争在西北的最大追击运动战与攻坚战相结合的战役,是解放西北的最后决战。战役的胜利,歼灭了马步芳的精锐主力,粉碎了国民党政府盘踞西南、屏障西北、待机卷土重来的企图,大西北再无强敌。

      “只要平凉战役能歼二马主力,则西北战局即可基本解决”

       1949年下半年,解放战争进入最后阶段,人民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残敌,向华东、华南、西南和西北发起进攻。蒋介石集团虽然败局已定,但仍不甘心失败,妄图保住西北,据守西南,以待他日卷土重来。

       扶眉战役后,胡宗南残部退守秦岭、汉中,马步芳部(简称青马)撤至灵台、崇信、陇县地区,马鸿逵部(简称宁马)退至长武、泾川地区。为挽回败局,“二马”在静宁召开军事会议,制定了平凉会战计划,准备在平凉地区与第一野战军决战。

       针对这一情况,1949年7月20日,毛泽东电示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只要平凉战役能歼二马主力,则西北战局即可基本解决。往后占领甘、宁、青、新四省,基本上只是走路和接管问题,没有严重的作战问题。”遵照这一指示,第一野战军决定抓住有利战机,以1个兵团牵制胡宗南部,用3个兵团举行“打马”战役。

       由于“二马”各怀异心,平凉会战计划随之破产。面对这一局面,国民党政府召开了西北联防会议,策划了兰州决战计划,决定由马步芳部撤至兰州,凭险据守,将第一野战军主力吸引至兰州城下,会合马鸿逵部与胡宗南部予以夹击围歼。

    “我们不怕他守,而是担心他跑掉。如果他真的不跑,就到了我们把他消灭的时候了”

       兰州是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所在地,是西北政治、军事中心,地理上又是连接甘、宁、青、新四省的枢纽。兰州城夹山带水,地势险要,东西长20公里的南山是全城的天然屏障。抗日战争时期就构筑了国防工事,后经多年增修,形成了坚固的防御体系。马步芳将其主力几乎全部布防在兰州,并让其子第82军军长马继援亲自坐镇指挥。其部署为:第82、129军又2个骑兵师、3个保安团共5万多人据守城区,兵力重点分布在南山的马家山、营盘岭、沈家岭一线;第91、120军和马鸿逵部第81军共3万余人,部署在兰州东北的靖远和景泰沿黄河两岸地区,以保障兰州左翼安全,并相机侧击解放军;新编骑兵军防守于洮河、临洮地区,以保障兰州右翼安全。敌人依山夹河而阵,易守难攻。马步芳父子吹嘘“兰州是攻不破的铁城”。

       兰州是解放大西北必取之战略要地。青马摆开架势,死守兰州,进行决战。彭德怀认为,这是我们求之不得的好事情。他说:“我们不怕他守,而是担心他跑掉。如果他真的不跑,就到了我们把他消灭的时候了。”8月4日午时,彭德怀向各兵团下达进军兰州歼灭青马的命令,拟以一部兵力钳制宁马,集中绝对优势兵力首先歼灭马步芳部,并相机歼击增援兰州之敌。

       自8月9日起,第一野战军三路大军向西挺进。右路第19兵团首先从平凉、固关等地出发,沿西兰公路向兰州方向攻击前进,先后占领华家岭、会宁、定西等地,至19日进至兰州东南25公里的定远镇以东地区,同时攻占了猪咀岭、张中店;中路第2兵团于10日从秦安地区出发,经通渭、内官营镇、新营镇,攻占榆中、洮沙等地后,于19日占领兰州城南20公里的阿干镇,按计划抵进兰州城西、城南;左路第1兵团及第62军于11日出甘谷、武山,接连解放陇西、漳县、渭源、会川等县城,歼灭国民党甘肃保安旅旅部及第8团1400余人。16日攻克临洮,迅速修复被青马破坏的洮河大桥,于20日解放康乐,并向临夏发起攻击。至20日,第一野战军完成了进攻兰州的各项战斗准备。

       三路大军同时发起攻击

       25日7时,第一野战军向兰州发起总攻。首先以猛烈的炮火轰击,继以爆破扫除障碍,而后向敌阵地的削壁、堡垒和层层防线实施突击。第63军一部进攻东岗镇并在响水子沿河警戒。第65军及63军之一部进攻马家山敌第100师阵地,歼灭当面之敌后,向城东关发起进攻。第6军进攻营盘岭敌第248师阵地,而后向城南关发起进攻。第4军向沈家岭之狗娃山敌第190师阵地进攻,而后向城西关发起进攻。第3军向七里河进攻,并以第7师配合兄弟部队攻击狗娃山,得手后沿黄河南岸东进,夺取黄河铁桥;第9师攻占七里河地区并配合第7师夺取西关,控制铁桥;第8师封锁兰新公路。西北战场一场前所未有的恶战,在兰州城郊展开。

       沈家岭是敌主阵地,被称为“兰州锁钥”,夺取沈家岭,就等于打开了兰州的大门,可以直捣兰州西关,控制咽喉要地黄河铁桥,截断敌人唯一的西逃退路。担负沈家岭主攻任务的是第4军11师31团。战斗打响后,团长王学礼指挥2营首先发起攻击,1营随后跟进,战士们仅用10多分钟,就攻破了敌人第一道防线。接着,又用集束手榴弹投向敌群,迅速占领第二道防线。敌实施反突击,企图夺回阵地,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拼杀争夺,伤亡都很严重。王学礼将预备队第3营投入战斗,在第33团的支援下,连续打退敌人多次反攻,下午6时,第4军完全占领沈家岭。

       皋兰山的主峰营盘岭工事强固,第6军组成的炮兵群以猛烈的炮火支援步兵冲击。当第17师50团冲到第一道削壁时,突破口未炸开,敌人凭借钢筋水泥暗堡拼命抵抗,几次爆破和攻击均未成功。在该团突击队主攻营盘岭正南敌阵地的同时,第16师46团主攻东南敌军阵地。炮兵群集中火力,猛轰敌主阵地,摧毁其众多火力点,掩护第46团突击队进攻。炮火轰击后,步兵以迅猛的动作冲向敌阵地,和敌人展开肉搏战,子弹打光了,就拼刺刀,刺刀拼弯了,就空拳和敌人厮打。至17时,后续部队又突破二、三道削壁,第6军终于攻占了营盘岭。

       马继援见城郊阵地一日之内相继丢失,而胡宗南、马鸿逵的援兵却不见踪影,遂对坚守兰州失去信心,最后决定于19时后趁黄昏夜幕之际从黄河铁桥秘密撤退。

       与此同时,迂回到兰州西关的第3军7师19团8连迅速向黄河铁桥进攻,敌军大批涌上桥头,企图夺路而逃,铁桥上一片混乱,不少敌官兵落水或泅渡时淹死。至26日2时,第3军攻占兰州西关,火力控制住黄河铁桥,切断了敌军退路,后迅速攻入城内,与南山溃敌展开了激烈巷战。7时占领城内主要据点,11时攻占黄河以北的白塔山。此时,第6军及其他部队也先后攻入城内。第19兵团第63、65军直插东稍门,共同消灭了城内残敌,兰州获得解放。

       兰州战役是大西北解放进程中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大决战。负责左路作战指挥的王震说:“兰州战役是解放大西北的最后一次战役决战。兰州战役的胜利,对彻底消灭西北国民党反动军队,肃清全国反动残余势力,对全部解放西北五省辽阔的祖国疆土,都具有非常伟大的历史意义。”

      (本文原载于2020年3月2日《学习时报》)

版权归成都华阳建筑股份有限公司所有 蜀ICP备11022361号 中企动力提供技术支持 后台管理